聚焦中医药服务能力 力促“老中医”焕新颜




中医药是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,挖掘利用好中医药资源,提高中医药服务能力,具有重大现实和长远意义。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通过的《中医药法》,是中医药事业发展史上重要里程碑,为中医药发展迎来了春天。新一届济宁市人大常委会关心关注群众身体健康,将提升中医药服务能力作为监督重点,加以强力推进。

深入调研  摸清家底

今年9月,市人大常委会视察组赴县市区对部分中医院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卫生所进行实地察看,在视察中,围绕中医院“人地钱”问题、信息化建设、人才培养、医养结合等,直接在现场发问,有的放矢,充分提高视察效力。召开由中医院院长、中医药企业代表、基层中医师参加的座谈会,征集意见建议,并听取市政府及市直有关部门的汇报,深入了解全市中医药事业的发展现状。

据了解,近年来,市政府高度重视中医药事业发展,强龙头、壮枢纽、筑网底,不断完善中医药服务体系,加强人才队伍建设,推广中医药适宜技术,建成高标准国医堂155个,带动了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的全面提升。特别是注重加强中医特色专科和临床薄弱专科建设,提高中医优势病种诊疗能力和综合服务能力,共建成国家级重点(特色)专科7个、省级重点(特色)专科21个、市级重点专科56个。在全省首家设立地市级中医药科研项目,累计立项支持中医药科研项目217项,其中12项获得省级立项支持,实现了中医药系统省级以上科研项目“零”突破。2家中医院被评为三级甲等中医医院,11家中医院通过二级甲等中医医院评审,全市90.63%的基层医疗机构能够提供中医服务,3个区市被评为“全国基层中医药工作先进单位”。

对标先进  明摆问题

见长可鼓士气,知短方有进步。既见成效,又不回避问题,视察组在肯定成绩的同时,也指出中医药服务能力还存在一些不足和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在政策保障方面,现行政策、机制还不完善,有利于中医药特色优势发挥的医保支付政策、价格政策及补偿政策还不健全。中医医疗服务收费标准仍然较低,医保支付制度中的医保总额控制、出院病人均次费用限额制约了中医药发展。特别是提高个人自付比例的政策,影响了群众使用中医适宜技术的积极性。

在队伍建设方面,总体来看,中医药人员占全部医疗卫技人员占比较少,专门从事中医药工作的人员比例则更低,基层中医药人才匮乏,高层次中医药人才短缺,科研能力尚待提升。

在均衡发展方面,中医药服务资源布局、结构仍需加快调整,不同县市区之间、城乡之间的中医药发展不均衡,综合医院和妇幼保健机构的中医药发展较慢,中西医协作诊疗的能力不足,农村中医药工作发展相对滞后。

在服务能力方面,中医药现代化水平亟待提高,部分中医院特色与优势淡化,中医药服务范围有限,服务内容相对比较单一,服务能力尤其是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尤其需要提升。

对症开方  监督整改

在市十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,常委会组成人员结合前期调研成果,集思广益、畅所欲言,提出具体意见40余条。要求各级政府发挥引导作用,完善财政补助政策,实现中医药事业发展与其他医疗卫生投入相衔接;适当降低中医药在药品目录和诊疗项目的个人自付比例,激发群众用中医药治病的积极性。针对遵循中医人才培养周期长、成本高的特点,通过编制倾斜、待遇提高、绩效考核等措施,营造中医人才成长的宽松环境。放宽中医药服务准入,重点扶持民间中医转正,吸引和鼓励民间中医人才投身于中医事业的发展。要坚持继承创新,探索中医药医养结合新模式,推动中医药与养老融合发展,拓展中医药服务领域。

按照常委会形成的审议意见,市政府及有关部门迅速研究制定落实方案,精准施策、精准推进,确保“弹无虚发”,力争今年全市169家乡镇卫生院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现“国医堂”全覆盖,市中医院新院建成并投入试运营。市人大专门委员会靠上督办,积极推动中医药深度参与医改,推进中医优势病种收费方式改革,在4个县市区试点的基础上,推进中医医师参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,不断满足群众对中医药的多元化需求。(刘微娜)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0.2969s